游子微博--门影塘畔后花园

坐看花落行吟处,流水应知游子意
游子微博
出门时,门卫叫住了我,说是有我的信。多少年来,早已不再写纸质的信,也没收到过纸质信。诧异中接过来,信封上署着常州晚报的字样。急急拆封,原是上月29日的报纸的一张,刊有我的<<梦回龙城>>,文中特意配了插图,出乎意料。已然忘却稿件何时所投,离开常州十多年,此文登出,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屋后那条路通向稻田,迎着朝阳走向村外,远远望去,金黄的稻穗上铺覆薄薄的一层雾霭,如一张柔柔的秋被,抵御寒凉的秋夜。沉淀一宿的尘埃早已落定,留下一片纯净的天地,深深地吸上一口沁脾空气,心旷神怡。稻田水面上漂泊着细屑的浮萍,罅隙里传来潺潺流水声,青草吐出露水,吻湿了鞋面,染湿清了
黄昏、乡村、旷野,月上柳梢头,人独稻花间。三秋桂子叩青天,荷塘月影凝双眸,清秋今夕早已遁去佳人情怀。世事苍茫,物是人非。子时,桂香追忆,月华清辉,夜凉如水,水溶溶月皎皎追忆迢迢时光渺渺。弹指四分之一世纪,同月同日同月饼,同屋同人何同思?星辰孤影寥落几许,几分感慨怅惘,几多离合悲欢?
居家屋后的柿子树郁郁葱葱,结满了果实。第一次近距离白天仔细端详。橘黄略带红意,迎着阳光招展,快要熟了。曾几何时,只见过棕褐色扁平的柿饼,甜甜涩涩引人垂涎欲滴,而那时不知柿饼从何而来产于何处。连环画里猪八戒大战蛇妖后,现了猪形,拱开一大片柿子林,得路西去,方才知晓柿子结于树上。
这是第十天。天色明艳如昨日,淡薄尘烟如昨天,日复一日同是炎夏。微小的差异是,震后最初的三四天,像是回到了三十年前,而现在已经是20年前,天光云影的轮转,仿佛一曲穿越剧,想来回到现实的现在,也不过是区区几天了。云阳大桥车辆堵塞了,城市的血管凝滞了,骄阳下,几乎令人窒息。
版权所有 © 2009 - 2020 游子微博--门影塘畔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