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微博--门影塘畔后花园

坐看花落行吟处,流水应知游子意
游子微博
近半夜了,头顶的飞机依然盘旋。从吕城机场起飞的轰炸机,区区几分钟就扑到城市的上空。巨大的轰鸣声盖过天宇,如一张声音织就的毯子,厚厚地铺覆触手可及的上空。夜静声愈噪,有梦难入眠,有些扰民了。近年来,明显感觉轰炸机训练更为频繁,不仅白天,甚至晚上及雨天,真正体会了军事术语全天候一词。
归途中他忽然问,看见过老鹰没?老鹰一般山中才会有!夕阳西下暮色苍茫,不知为何有此一问。目光前视,或许他正思索着远大理想,联想到鹏程万里,继而是高空盘旋的雄鹰。地处茅山老区,儿时偶尔见过高悬的雄鹰,天宇澄澈,猎猎展翅,傲视四方。此景久已未见,或许玷污的烟尘迷离了鹰眼,故而远走了他乡。
秋天来了,不疾不徐,款款移步,盈盈飘来。一早几声惊雷,炸醒一场好梦。窗外秋雨正紧,潇潇洒洒,绵绵延延,朦朦胧胧,最终淅淅沥沥渐渐消失。秋风循着雨驻的脚步而来,阴云趴着屋檐,俯视大地,细细打量风的影子,悠悠品尝秋天的况味。花坛里玩着迷藏的秋虫,唱了一宿的挽歌,毫无睡意,仍然浅唱低吟
迪厅内灯红酒绿,舞台的烟雾腾起,主持的喧嚣旋起,澎湃的音乐潮起,零乱的腰肢扭起,满桌的啤酒饮起,狂乱的表演开始。几曲终了,我却了无激情。岁月抹平了青春的印迹,难以融入。迪厅是酒吧,酒吧非迪厅。怀念旧时酒吧,吧台外几张桌椅,一曲恩雅仙乐飘飘,一曲萨克斯回家,或茶或酒或奶昔,岁月静好
呜呼哀哉!苦逼的盛夏,肆虐的噪音,煎熬了两个月,楼上装修终于沉寂。正暗之庆幸。一早的鞭炮声迎来新一轮的开工。楼上的隔壁又开始大动干戈,其势更猛,动静更响。原本神经衰弱的我,经过惊天动地两月噪音摧残,已然奄奄一息;第二轮的开始,难道要将我送入末日?这就是我的2012? 悲吁噫,呜呼哀哉!
版权所有 © 2009 - 2020 游子微博--门影塘畔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