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日环食,全国各地皆可观看偏食。然而本地阴雨天气,无缘得见。最早看到日食是在87年9月份,我戴着小叔的墨镜在小学的操场上和众多同学一起观看。之后大约2000年左右,走在出村的路上进城,两排水杉树的前方,遇见天狗食日。再之后是2009年夏天,坐在村内小店门口看日盈日亏,那天是阵雨云聚云散,看得不算过瘾。另外还有一次,记不起大概时间。比较起来,碰到月食的次数多了很多。如今倒觉得司空见惯,只是儿时常见的星河密布的夜空,还有夏夜每日所见多次的流星,至少20多年未曾重见了。
日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