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参加历史文化研究会的会议,又碰到10年前同时学车的父辈,原全州卫生院的黄院长,学车时已赋闲在卫生局挂副局长虚名,等待退休。去年春天去高邮采风,又恰巧同行,因不在同一车辆,寒暄几句,匆匆分别。昨日再见,聊起了这十多年。院长说退休后自学了中医执业证,现挂职于三院,每周二、四中医科坐诊,让我有空去玩。
我心中一凛,问他会切脉否,他说,这是基本功,我说帮我切脉看看。伸手,不再言语。左手搭脉后,换右手,脉细微。我说15年在常州切脉,那医生说我的脉象比女人都不如。他微微一笑,慢慢写下图中的结论。
脾虚,肾虚,气虚,这是我早就知道的,心阳虚却是我未曾发现的,才慢慢体会到这些年早已忘记的心悸胸闷,麻木的时间长了,就会以为原本就是这样。
气血双虚,说白了就是营养不良。
这些年自己运动,站桩,气功,泡脚,各种食疗,早已大有长进,如今看来,依然健康路遥遥,好在依然回升健康的曙光在望,还是挺高兴。
心阳虚首选药,保元汤,今日淘宝已下单。
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