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叫做扯面,饭店的女师傅将和好的料件端到面前,现场扯了起来,只三两下,一把把面条便成了,立马下锅。江南阔面的三倍宽,厚度相仿,稍等片刻,起锅。面白且劲道十足,顺滑而柔软,紫铜的锅里弥散出羊蝎子的滋味,面条带上了独特的味道,不膻醇香。贴饼的味道与色泽也自成一体,少了细腻多了质感。
扯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