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被一墙玻璃隔成两块,我在里面不靠窗的那一区块。外面倒是风凉,而这边闷热不透风。每天上班,就像是和烘炉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