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刀下去,猪肉绽开了裂痕,沿着纹理,血渐渐渗出,右手前后一移,刀锋默然.看见肉展开清晰的鲜润的色泽,一种极大的爽快瞬间从指间传来,一块肉的掉落,骨肉分离,接着另一块在极快的时间内再次分开,手起刀落,豁然清晰.几分钟后,块状的肉像是美艳的花瓣,摆满了砧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