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几个朋友去吃烧烤,落座后等着上菜。邻桌有陌生男子径直走到面前,突然叫了我声哥。我楞住了,以为他认错了人,他递过了烟说你不认识我了?思索良久,才认出是弟弟的同学,也是一表姑的夫家侄子。起码十六七年未曾谋面,脑海中依然是他十六七岁青涩的模样。两张不同的脸,诉说时光飞逝,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