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街
南京丹凤街一角,槐树吐翠,花开正艳,想起小学操场斜长的槐树。儿时夏夜纳凉,爬到顶端,摘一朵槐花,舔舔花蜜,再紧抓枝干荡了下来;或几个同伴排成一列,轮流攀上,闹着笑着...倒霉的一次,手触臭虫,瞬间臭气熏人,令人几近昏厥。屡洗不净,臭了整整一夜。记忆犹新。槐树不知何年被砍,现已了无痕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