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河畔的水杉和白杨渐渐被砍伐,河面也跟着开阔起来,堤岸上水泥路面亦敞亮了许多。无数次走过的景致变得陌生又生动,深秋的寒意包围着,两侧稻田金黄,中间一片矗立的树林,分外夺目,傍晚的斜阳依然妖娆,透过树林,冷风和鸣,局促的江南,迷离成苍茫的大漠,寥廓而萧瑟,忽然间物换星移恍惚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