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哀哉!苦逼的盛夏,肆虐的噪音,煎熬了两个月,楼上装修终于沉寂。正暗之庆幸。一早的鞭炮声迎来新一轮的开工。楼上的隔壁又开始大动干戈,其势更猛,动静更响。原本神经衰弱的我,经过惊天动地两月噪音摧残,已然奄奄一息;第二轮的开始,难道要将我送入末日?这就是我的2012? 悲吁噫,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