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坐亭间,亭跨河,不知名,久未至,心渺茫,晚风渐凉寒意起。身后车流如潮,戴上耳机,隔开喧闹,老歌环绕,思绪万千。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一年花开落,一曲断人肠。《渔舟唱晚》拨动心弦,《雨中歌者》穿云透林,有多少动人的旋律就有多少的过往,有多少朦胧的夜色就有多少无言的结局。俱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