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轻拂沿着河岸漫步,不经意走到麻巷门南路,法国梧桐遮天的浓荫路灯下迷离斑驳,霎那间仿佛拍打动时光拨动心弦。忽而眼前的路面落英缤纷,喇叭状的花铺就了夜色,梧桐花落,淡香送鼻,一种久违的情怀倏忽涌上心痛。两株粗大的国产梧桐冠盖如云,仿佛守护的使者矗立老小区的院外,年年岁岁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