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徐州
猛见大桥就想起14年前的首次来临,火车快进站时,矗立西首巍峨的身影。世事苍茫,那个年纪带着的青涩和颤颤之感,被时光冲刷得荡然无存。曾经十月街头的清寒,相比这样温暖的午后,抹上了淡淡物是人非的错觉。淮海大地四个小时的飞驰,只是霎那须臾。留不住的过往渐行渐远,再来徐州遥远的情愫杳无音讯
彭祖公园.jpg
沛县狗肉.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