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庙
就这样一路秋意明媚的阳光下到达了季子庙。不知道第几次来了,每次似乎总感觉在变化。南大门外的香草河堤上白杨被砍伐一空,取而代之的一片无垠的草坪,阳光下河岸开阔河水前所未有的清澈。北大门的廊桥还未使用,却已然有斑驳落寞颓势,去年春天来时工地如火如荼,此刻安静无人烟,留个影,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