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梦里醒来时才发觉稀松平常却是独一无二的梦。今生至此,挂水仅有一次,不想这个梦里仿佛要将缺少的水全挂一次。右腿两支水,左腿一支,右臂一支,同时四瓶水打着点滴,这是何道理?给个说法,行不?奇怪左臂空着为何不用来点滴呢,非要右腿两个同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