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
一场戏曲晚会上演,老婆所在的锣鼓队被邀请作为开场助兴。然而老婆拒绝参与,原因是在她娘家村边上,熟人众多,感觉难为情。而去其他地方甚至偏远的乡镇,老婆往往积极参与乐此不疲。这样的心理令我不解,换我,刚好相反。老年剧团隔三差五全市流动演出,也是有声有色,然而有人去世时丧乐里也有类似的戏曲表演,往往会被投诉而早早草草了事,理由是扰民。这,也是令人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