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西十里长沟是条小河,从北端香草河向南延伸约十里为止,似乎从来没有正式的河名,每隔几年莺飞草长的三月,当多数人外出踏春,我总喜欢来此寻春,寻找曾经的过往,永不忘怀的童年。
旧桥
傍村一公里的距离有四座桥,三座已经翻新重建,唯独此桥,依旧当年模样。几乎废弃的旧桥,二十多年不曾踏上,今日沿河岸路过,特意跨上板桥,细铁链当护栏,竟然心生寒意。
同学家
再见河畔同学家,曾经的老屋也是村中比较别致的存在,如今重新翻新后,相对前后左右的邻居,依然前卫。小桥流水畔,春风十里临窗,不必去喧嚣的城里,一池春水,一抹晚霞相伴,惬意而自在。
初中旧址
不经意走到村后的初中旧址,毕业后七八年并校后荒芜,前些年建上篮球场,红叶树替代了杨柳,曾经爬山观看细小的螃蟹,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那个92年的上午,烟雨下,一场重感冒后,头顶从此有了重重的压迫感,而天光云影开始暗淡,悲摧的人生从此开始。今日再到此,世界开始渐渐恢复敞亮,恍如隔世。
河之岸
前往田野的路,也浇成水泥路,河水清如昨日,成排的白杨再也不见,忽然有了一种人在他乡的错觉,而边上通往西南村上的土路也已经改道。那年前往赶集路过,河边的成群的蝌蚪,消失在时光里,旧时足迹再也寻不见。


居然看见耥螺丝,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