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林氏交流群讨论一世祖芳公究竟是来自福建莆田还是山东曲阜,突然微信上提示消息,来自上海的表姑。

"各位亲朋好友你们好!我妈妈于3月25日离我们而去。由于疫情也不能大操办,于今天我们子女举行了告别仪式。望大家谅解。另外我们动迁了明天搬离老房子有事请电话联系。"

原来是大姑奶奶去世的消息。大姑奶奶生于1930年,殁于2020年3月25日,享年90岁。祖辈逐渐凋零已去九人,自此仅剩小爷爷,小奶奶,小姑奶奶和三奶奶。
对姑奶奶的最早印象不是曾祖母去世那年,而是其后的一年,亦或是之前一年,儿时的记忆太过久远,不太清晰了。他们一家回来,住在爷爷家,而后隔三四年或更久再回来,带回来的华夫饼干,那香甜的滋味三十多年来依旧记忆犹新,还有作为长子长孙的我十岁未办生日宴会依然收到她送我的开司米毛线衣,似乎还有一双皮鞋。
98年到99年工作在上海,经常周末或者中午路过去姑奶奶家蹭饭,和姑爷爷,表叔们和加饭酒。一转眼20多年,我从20多岁的青年变成奔五的中年大叔,感叹时光飞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