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区的房子,隔音还能忍,但是这漏水真是让人头疼。五年来,为防水折腾了十来次,每次听到楼下发来信息,说又渗水了、又滴水了、又漏水了,就感觉像听到《大化西游》里的唐僧的嗡嗡声,无论如何挥之不去。
换过地面做过防水,出水管换新的直接另起炉罩从墙外接出,所有排水口重新买新的,最好的堵漏王,玻璃胶,胶水,前后的请过的师傅也有四五个,然而总是有各种小毛病。前天半夜,楼下又说漏水,昨天暴雨中请了师傅再去修理,重新买了材料再来,拆开管子,里面塞满了衣服和碎屑和毛发,清理半天重接弯头和新管子,希望这次可以维持几年。
实在是吃不消了。再这样下去,得把这房子卖了。不堪其扰,差不多常人一辈子拆腾的次数也没我这五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