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来到水乡西塘,乌篷船码头待发,只是不见小毡帽的船夫和船娘越剧和锡剧始着无法分清,听起来一样的曲调。只等那些坐在船上的游人来解答了,他们听得专心致志。一排窗户外,不见伊人来....所谓伊人,在窗一侧。你在拍我吗?真是应了:“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还是那排窗,不一样的天空。烟雨长廊一侧静塘如练渐远渐无穷静园遥望就是这几张静挂的床单,勾起了童年时光的记忆。停泊的船只,其实是一艏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