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微博--门影塘畔后花园

坐看花落行吟处,流水应知游子意
游子微博
把能搜寻到自己类似微博的短文字收集起来,汇聚成一个独立的游子微博,今后将不再在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圈以及其他平台写微博,寄人篱下的平台,往往让写作者身不由已。比方2012年有二十几篇微博被QQ空间删除,所幸于2016年自己存档在电脑上了,但是相关图片没了,略有遗憾。游子微博目前有四百余篇,古有先秦诗三百,今现微博文四百,纵观游子微博,记录了从2009年到如今的生活,内容涉及生老病死、情感...
昨日参加历史文化研究会的会议,又碰到10年前同时学车的父辈,原全州卫生院的黄院长,学车时已赋闲在卫生局挂副局长虚名,等待退休。去年春天去高邮采风,又恰巧同行,因不在同一车辆,寒暄几句,匆匆分别。昨日再见,聊起了这十多年。院长说退休后自学了中医执业证,现挂职于三院,每周二、四中医科坐诊,让我有空去玩。我心中一凛,问他会切脉否,他说,这是基本功,我说帮我切脉看看。伸手,不再言语。左手搭脉后,换右...
上午参加了四届二中全会,这对我没有概念,当初加入时还算有时间,以为可以研究些本地掌故,一晃几年过去,变成奶爸后连书也难得有时间可以看,都是碎片化的时间,我这个历史文化研究会员成了标准的滥竽充数,偶尔去参加会议,总觉得难内心有愧。一看与会者不到半数,除了耄耋老人们没来,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来,所谓全会,其实是不全的,这么一想也坦然了许多。先是副会长带领下向去逝的两位老会员默哀,然后致词,总经一年来...
老六班小聚,毕业24年,有两位同学毕业后的首次见面,而最近的见面也已超过10年,时光飞逝,转眼间都是奔五的人,如果没有同学相见,总会觉得你上过的学,就读过的学校,似乎从未存在过,感谢宋同学的相邀,让我回忆起那段时光,那些快要忘记的容颜,渐渐模糊的岁月。一些人,一些事,慢慢涌现。
经过两天等待,小度在家1C终于到手,立即迫不及待地安装联网,调试。很简单,只是屏幕突然显示它是联通定制版,需要用联通网络上网,吓我一跳,自家的移动WIFI没联上,直接联上楼上的邻居的wifi,好用就行。儿子很快就学着我“小度小度”的叫喊,简单,反应灵敏。“小度小度,我要看小猪佩奇。”也就前后半个小时,老婆说看得时间太长,直接设置成儿童模式还不够,关机拔电源,收藏了起来,留下我和儿子相互无语对望。
明日中元,日落后三三两两的人开始路口烧纸币,祭奠孤魂野鬼。年轻时对此嗤之以鼻,如今随着年岁见长,重亡魂敬鬼神的心越发虔诚了。特别是有了孩子后,每年都在这天,各个路口郑重其事烧冥币,举头三尺有神明啊。靠城郊的乡镇包括城区是农历七月十四晚烧冥币,远些的乡镇是七月十五。从逻辑来说,今晚烧冥币更为合理。午夜鬼门打开,孤魂野鬼们出来就可以拿到钱财,然后挥霍游玩,如果明晚才烧冥币,他们大半日囊中羞涩,想...
版权所有 © 2009 - 2019 游子微博--门影塘畔后花园